博客首页  |  [海上明月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文学艺术
海上明月  >  文化情怀
懷念那個產生红杏尚书的朝代

40449

玉楼春

东城渐觉风光好,

彀皱波纹迎客棹。

绿杨烟外晓寒轻,

红杏枝头春意闹。

 

浮生长恨欢娱少,

肯爱千金轻一笑?

为君持酒劝斜阳,

且向花间留晚照。

城東占了地利之便,最早探得春天的消息,明媚的春光中,春水柔碧,波紋粼粼,若皺紗浮動在春風中,剛解凍的春水張著惺忪的睡眼,歡迎著泛舟春游的客人。千萬條鵝黃嫩綠的柳枝在略帶涼意的晨光中搖曳成嫩綠的煙霧,粉紅的杏花已迫不及待的開得團團簇簇,鶯飛蝶舞,熱熱鬧鬧。

浮生若夢,遺憾的是人在廟堂,難得有時間來欣賞著美妙的景色。功名利祿不過是過眼云煙,不愿為了它們而錯過春天的良辰美景。持一盞酒,問一聲夕陽能否在在花叢中多留一段時間,讓這美麗的時光遲些歸去。

這首《玉樓春》中,有李白“舉杯邀明月”的俊逸出塵,有蘇軾“长恨此身非我有”的豁達豪放。但是最精彩的是神來之筆“鬧”字,一個鬧字,仿佛看見草長鶯飛,蜂蝶喧嚷的盎然春意。一個“鬧”字若一顆巨大的明珠,在珠光閃爍的宋詞中依舊奪人眼目。《花草蒙拾》記載,“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”当时传为美谈。……极叹之,以为卓绝千古。”《人间词话》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,着一“闹”字而境界全出。

從宋祁的文學作品和后人津津樂道的軼事上,可以看出作者對生活的熱愛、對自然的欣喜、對時光的珍惜和對功名利祿的通透。

宋祁在宋仁宗年間在殿試中中了狀元,其兄宋庠為探花,太后以長幼有序之故,將宋庠點為狀元,宋祁降為第十名,但是當時的人們仍然稱兄弟二人為雙狀元,稱二人為二宋、大宋、小宋。宋祁在當時以博學多才、文采出眾而名滿天下,因這首《玉樓春》,時人雅稱其“紅杏尚書”。

宋祁兄弟二人幼年父母雙亡,未發達時,在過年時將祖傳的劍鞘上的一兩銀子拿下來沽酒過年,“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”的豪放,“非一般人可为也。”

劇目《半臂寒》也是這位風流才子貢獻給中國戲劇的故事,妻妾眾多而引發的的后果,令人忍俊不禁,不過作者為此也吃了苦頭,因姬妾成群而被包公彈劾,盡管宋祁還沒有違法。

《蜀广记》還記載了宋祁的另一個故事:正月二日,太守出东郊,早宴大慈寺。清献公记云:“宴罢,妓以新词送茶,自宋公祁始。盖临邛周之纯善为歌词,尝作茶词,授妓首度之,以奉宋公。后遂为故事。”固见宋公风流,亦想当日太平全盛之景矣。風雅的官員與風雅的社會,是哪個產生了哪一個呢?

宋祁做過軍官,與歐陽修一起編撰《新唐書》,最后官至尚書,類似今天的部長,同時是文學家、史學家。在宋朝,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,比如王安石、比如蘇軾,都是科舉出身,具有深厚的文化教養,然后才能為朝廷重臣。他們可以讀遍天下書,識遍天下字,絕不會當眾念不出一副對聯而被天下恥笑。這樣熱愛的生活、珍惜生命的文學家做軍官,絕不會叫囂發動核戰爭,犧牲半個中國的狂言。他們為父母盡孝,是自然而然之事,不會把高堂老母拿來當作秀的工具。至于染指民間幼女,實在和這些風雅文人不搭邊。

懷念那個官員都是科舉出身的朝代,懷念那個產生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的政治家的朝代,懷念那個產生紅杏尚書的風雅朝代。如果時光可以倒流,請把我帶回那個太平盛世,還有多少人愿意和我一同回去?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