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海上明月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心灵细语
海上明月  >  平常生活
月季花

40450

我幼年的时候,父母被下放,那个地方妈妈说很冷,冬天早晨脸盆里的水冻得一个个的大包,妈妈便将我寄养在亲戚家里。直到上小学,我才回到父母身边,开始知道家的滋味,开始享受迟来的、没有间隙的亲情。妈妈喜欢养花,我就跟在妈妈的身后跟着她侍弄花草,前后跑来跑去的打支应。一到夏天,家里的花花草草开得很旺盛,来的客人总是赞不绝口,顺便要妈妈给“压”几支月季花,我家的月季总是开的肥肥的,惹人喜爱。

妈妈压花的方法简单,就是把开谢的花枝剪下来,用软纸在花枝上一圈圈的缠成一个塞子,插到玻璃酒瓶中,隔几天换一次水,大约十几天后,花枝底就会生出小小的白根,长长一点后再栽到花盆里,几乎是百分百的成活。我也乐此不疲,有时候客人要花,直接就把已经活了的小花盆里的月季送人,客人高兴,我们也开心。

妈妈还有个本事,就是分得清月季和玫瑰,妈妈喜欢月季,所以家里的月季比玫瑰多。我也一度分得清,可惜后来忘记了。印象里,月季清秀,玫瑰娇媚,妹妹嘛,一般比姐姐娇一点。不过忘记了也不可惜,德龄在《清宫二年记》中说,慈禧可以分辨出菊花的颜色。在菊花尚未打苞时,慈禧说出每株菊花开花后的颜色,让宫女插在花盆里,待到菊花开时,无不应验。别人问诀窍时慈禧只是笑笑不说话。在我看来,那就是天赋罢了,所谓天赋,就是上天赋予的力量,与生俱来,别人学也是学不来的。

爸爸插不上手,就买来各样的花谱来讨好我们。原来,这寻常百姓家的月季,有着高贵的身世和倾国倾城的魅力。褒姒一笑倾覆一个国家,玫瑰一笑两军休战。月季被人带到欧洲后,丹唇一启,粉黛失色,欧洲人视若珍宝,培育出了玫瑰,妹妹再回到亚洲老家后,声名超过了姐姐。一对姊妹花,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史中写下一段玫瑰史。等到玫瑰花船开过,英法两军再开战时,我相信,两军战士的心情已经迥然不同,玫瑰花瓣触动了人们心中善良美好的共性,我相信那场战争不会那么残酷。

月季可以月月开花,不分季节,月季花的名字由此而来。原来月季的性格这样谦和,不以自己的高贵出身而自傲。

月季花美丽,花瓣的肌理细腻若细密的丝绒,花瓣重重叠叠,片片外卷,典雅而洋气,妩媚而端庄。我抚摸玫瑰花瓣,想感觉一下上是不是有一层细绒。我多次目睹花朵凋零,听见花落的声音,却没看到过一次花开。一次我看到花苞一点点长大,像是要开放,时时观察希望能见到花朵绽放的瞬间,可是花骨朵总是似开非开,等我下午放学回来,一进门,一朵玫瑰笑靥迎人不语,月季花在我不在的时候悄悄开了,一缕缕浓郁的清香像溪流一样迎面而来,我轻轻换了个位置,就没有花香了,我相信,一定有看不见的花香的小溪在流动,我回到原来的位置,让花香的溪流围绕着我。

家里的水井边有一棵玫瑰,我们叫它刺玫,妈妈说是一种野生的玫瑰,不知是不是真的野生玫瑰,还是妈妈随口敷衍我,但是它的生命力极强。东北的冬天寒冷,可是每年的春天,她都会用从枝条冒出片片嫩叶,把我的担心变成欢欣。还会趁着北方不长的夏季,努力的从根部抽出一根根新的枝条,几年的时间,已经从当初的一支,长成了几十枝。刺玫和盆中的玫瑰比,刺很多,花朵小,但是朵儿很多,在灿烂的夏天,一树一树的玫瑰花开,红花绿叶带着露珠,映着晨光,一派珠围翠绕,耀人眼目,爸爸曾把我从被窝中拖起去看晨曦中的玫瑰。爸爸、妈妈和我围着玫瑰花树,赞叹不已。刺玫越长越大,爸爸妈妈和我都被刺过,但是抱怨之后依旧喜欢。有几次妈妈说太大了,要砍去一圈免得总是被刺着,我还是舍不得拦住了,因此一直由这它的性子任意生长。

我占了时间充裕的便利,总是会抢在爸爸之前看完花谱,就有了得意的资本,神气的指挥爸爸去做玫瑰酱。做玫瑰酱要在早晨四五点太阳刚出山的时候,采那些将要开放还没有完全开放的花苞,揉去花萼和花蕊,留下花瓣,和白糖用11比例捣烂,放在玻璃瓶中,就是玫瑰酱了,冲水喝做点心的馅儿都好。爸爸说应该我去采,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正在长身体,睡眠不足会影响智力,把早上摘玫瑰的任务一股脑儿推给了爸爸。

离开了家,妈妈也会时时告诉我那株刺玫的状况,直到有一天,妈妈神色黯然的告诉我,刺玫花总是扎人,已被新主人砍掉了,我长叹一口气,和妈妈怅然若失的对坐了一阵。高中时,偶然再听到《夏日最后一朵玫瑰》,才发觉单纯美好的少年时代,连个招呼都没打,就渐行渐远的离开了我,待我回顾追寻时,它已随着英俊少年的歌声,和井边的玫瑰一同消失在时光的岸边,只留下淡淡的惆怅在心间。

再见到玫瑰,就是在花店了,一位花农告诉过我,街上卖的玫瑰,基本都是月季,可能月季还是比玫瑰好养一些吧。茶店的玫瑰,我想也都是月季花苞了。我喜欢玫瑰花的香甜,觉得那是闺阁才有的娇贵矜持的味道。

家宴时我通常会买一束鲜花,少不了红月季。红月季于我,也连着我对童年、故宅和年轻的母亲的记忆。母亲的生日又到了,今年母亲的祝寿宴席上,谁来买花呢?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gb/12/9/5/n3675525.htm于海心-月季花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